• 作者:水之湄
  • 积分:295
  • 等级:二年级
  • 2016-1-3 21:37:20
  • 楼主(阅:172/回:0)别了2015

    别了2015

    接到友友珠的电话,她说2015就要过去了,咱们几个人小聚一下不?这些年来,我一直深居简出,几乎忘却山中岁月,现在好不容易轻松下来,就立马连连答应珠的邀请。

    下班时间一到,就接到珠催促我的电话,她说她已经到了聚会地点,让我立刻早点去。电话里她没少抱怨我几句,大概等得无聊了吧,于是我像踩上风火轮,赶忙奔过去。到了宝龙广场,我转了几圈,也找不到珠说的地点。唉,平常很少出门,对地形实在是不熟呀!打电话给珠求救,才发现我就在聚会地点对面。

    一路找过去,果然阳光明媚已经坐在那儿等了,再一问还差一个云端儿没到。人呀,就这德性,我自己迟到心安理得,可这儿刚落下屁股,就开始催问云端儿怎么没到。要说,这云端儿真是个好人呀,在家很贤惠,工作又特认真,就这会儿她还在班上帮她徒弟备课。

    三个人一致商量,先点菜,等云端儿来了正好吃。

    在等菜的当儿,我们得聊些话题,聊什么呢?不用愁,三个女人一台戏,一个女人就是500只鸭子,咱们仨有的是话说——互相夸呗!珠会养生,阳光明媚知性,就我这二师兄模样竟然被她们称为“天生丽质”。老戴说我是二师兄喜欢的那人,美容院的姐们调侃我是“贵妃出浴”,面对姐们儿的“糖衣炮弹”,我心下清楚得很,我就是“二师兄”。可是焕姐却笑着啐了我一口,说我是剥了皮的二师兄。

    忍不住笑喷了!

    其实,和她们仨比,我真的是一无是处。珠很幽默,是位热心人,无论遇见谁她总是一脸笑,和谁都能交上朋友。记得有一回我和她在外旅游,有一个男人腆着脸朝我笑,想请我帮他照相。我从不搭理生人,只有在熟人面前才会肆无忌惮地嗨,于是我冷冷地朝他扔下一句硬邦邦的话:我不会,你找她去!我知道,这事儿珠肯定乐意干,就示意那男人找珠帮忙。哈哈,果然珠很热情地帮他照了相。

    在去旅游景点的路上,珠一路和一位美女亲切地攀谈,我以为她遇到了熟人,事后一问,原来她俩根本不认识。呵呵,珠就是这样的人。

    阳光明媚的耐心我是感受过了,就我这不会打牌的笨蛋,她能不厌其烦地教我,还不时地夸奖鼓励。真的是位好老师呀!做她的学生,我想应该很幸福吧。我说她知性,这可一点也不假。我喜欢和她交流,谈生活,谈读书。因为知性,所以她也很理智,每次和她交谈我都会很愉快,也总能有所感悟。

    阳光明媚说我单纯,有小情也有大爱,还很勇敢。云端儿和海啸戏说我是小女生。我是“小女生”?可芬姐却说我是大智若愚。其实我明白自己是无知无畏,人到中年还小女生,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。

    说话间,云端儿风风火火地来了,一来就拉着我们去换电影票。因为距电影放映的时间紧,云端儿连吃饭都急急忙忙的。看得出,云端儿平时在家干活一定很麻利,也一定很勤劳。可我就像慢吞吞的蜗牛,能坐就不站,能躺就不坐,最惬意的事就是倚在床上看书或想事情,很少干活,也懒得干活。和她们相比,蓦然觉得,她们是有着红尘烟火味的女子,而我浑然是个二傻。

    我不知道电影院在什么方位,就跟在她们后面小跑。看她们轻车熟路的样儿,一定是经常光顾。心里感叹自己out了,像是马王堆里的出土文物。电影是破案的轻喜剧,我们被王宝强的搞笑样儿逗得乐不可支,虽然我喜欢高雅的艺术,但不得不承认这样俗的搞笑剧让人轻松不少。在看的过程中,我和一旁的姐们儿忍不住笑翻了,再加上她们适时的一两句幽默点评,我真的笑得有点岔气了。

    从电影院出来,是从未有过的轻松,忽然觉得生活是那样的美好,我应该用全新的姿态迎接2016。

    哦,别了2015,有笑也有泪,有付出也有收获!

    2016.1.3



    目前不允许游客回复,请 登录 注册 发表言论。